首頁 » 「民謠一哥」宋冬野:從「爆紅」到「銷聲匿跡」,他到底經歷了什麼?

「民謠一哥」宋冬野:從「爆紅」到「銷聲匿跡」,他到底經歷了什麼?
2021/09/24
2021/09/24

2013年湖南衛視《快樂男聲》的舞臺上,

八強選手左立抱著吉他唱了一曲《董小姐》,

愛上一匹野馬,但家裡沒有草原。

那一屆的快男冠軍是華晨宇,亞軍是歐豪,季軍是白舉綱,

成功打破了連續多年的選秀低迷,

讓選秀火熱的夏天重回05年李宇春,07年張傑時期的熱度。

而左立這首《董小姐》也成為了那一年最紅的一首歌,

在快男熱度的加持下,將小眾的民謠唱成了流行金曲,

這首歌的原唱和作者宋冬野也隨之火了。

而且宋冬野並不是幸運得火了這一首歌,

他還有一首《安省橋》,其餘民謠作品也簡單動情,

宋冬野是一個低調有才華,作品也很動人的民謠歌手。

那幾年民謠風盛行,宋冬野、馬頔等一批歌手脫穎而出,

改變了樂壇的畫風,然而僅僅三年後,

宋冬野便因[吸·毒]入獄,從爆火到沉寂仿佛一夜之間。

1987年,宋冬野出生在北京,從出生就是個大胖小子,

此後再也沒有瘦下來過。

小時候宋冬野父母工作都很忙,他跟著奶奶長大,

跟奶奶的感情很深,以至于以後每次所謂的離家出走都是去奶奶家。

奶奶住在安省橋的一個老院子裡,

那也是宋冬野兒時最美好的回憶。

從小宋冬野就不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孩子,

他不愛學習,該背的書記不住,蒙題法則倒是記得清楚,

三長一短選最短,三短一長選最長,

兩長兩短就選B,參差不齊萬能C。

宋冬野的學習成績也理所當然得非常差,

高中時候他就開始迷戀音樂,開始抱著吉他唱歌。

但他那一首破吉他彈得誰都不愛聽,

有時候父母罵他不務正業,他就離家出走,

還曾經和朋友一起站在地下通道裡唱歌。

前面擺一個琴盒收錢,自己先扔上一塊兩塊,

有時過路行人也會扔上一塊、五毛。

宋冬野覺得是不是如果他們先扔幾張大票,

後面的路人也會跟著扔多一點錢。

于是他們便先扔上五塊、十塊,

結果後面來往的行人依舊只扔一塊、五毛。

宋冬野第一次賣唱賺了三塊五,只買得起一包餅乾。

大學聯考之後到了填報志願的時候,

宋冬野第一到第三志願分別填上了北大、清華和復旦,

這三所他一輩子都考不上的學校,最後還打了勾。

宋冬野被調配到了一所大專的圖書發行專業。

大學畢業後,宋冬野開始找工作,

連續換了好幾份工作,最終做起了枯燥無味,

但是讓所有人都滿意的圖書發行銷售工作,

既和自己的專業對口,工作又穩定,父母還放心。

而且幸運的是奶奶那套安省橋的房子拆遷了,分到了不少錢,

家裡又買了一套新房子,宋冬野和奶奶一起住。

但不幸的是,奶奶患上了老年癡呆症,

常常不認識他,經常早上出門時還認識,

晚上回家時就已經不認識了。

有時候奶奶會指著這個大孫子問,你是誰,為什麼來我家,

有時候還非說他是小兵張嘎。

宋冬野每次都耐心地跟奶奶解釋,

他還承擔著奶奶的醫藥費,作為年輕人來說已經非常不容易。

這期間,宋冬野也一直在做音樂,

有時候晚上還會去酒吧駐唱,2010年8月7日是他第一次登臺,

台下來了二十多個人,都是他的好朋友,

後來台下再也沒有來過這麼多人,

有時候兩三個,有時候一兩個,有時候沒人。

有一次老闆看著台下實在太冷清,便直接給了他一個打車費,

讓他回家去了,好在宋冬野有正經工作,做音樂純粹就是喜歡。

同時北京還有一批和宋冬野類似的音樂人,

一邊上班養活自己,一邊做音樂追夢,

馬頔就是一個,也是地道的北京小孩兒。

2011年,馬頔成立了一個叫麻油葉的民謠組織,

這個名字來源于馬頔名字的拆分,馬、由、頁,

宋冬野、衣濕、堯十二、花粥等七八個獨立音樂人都是成員,

後來發展到了十幾個,有些成員還紅了。

他們大部分都是有工作的業餘音樂人,

靠音樂能養活自己的人太少,他們也算不上廠牌和社團,

只能說是個組織,互相鼓勵、撐場,

一起演出、做音樂,知名度都不算太高。

2012年3月31日,宋冬野的奶奶去世了,

4月1日,他就辭職,沒有了牽掛,終于可以追夢了。

父母完全不能理解他的選擇,經常罵他恨鐵不成鋼,

宋冬野記的奶奶說他小時候做過一次心臟手術,

他便一直覺得自己說不定哪天會猝死,不如好好活一把。

那時候宋冬野沒收入、沒存款,好在不用交房租,

做的歌也不賺錢,他已經做好窮酸的準備,

因為他的民謠偶像萬曉利即便已經知名,依然過得不好。

最慘的時候宋冬野一天只花兩塊錢,

中午兩個饅頭,晚上兩個饅頭,

便利店老闆還會送他一點鹹菜。

經常幫宋冬野改善伙食的便是馬頔,

那時候馬頔一個月工資1200,三分之一就被宋冬野吃光了,

他最喜歡吃的就是馬頔做的紅燒肉。

他們夢想自己像八十年代那群北京胡同的搖滾人一樣,

像唐朝、張炬、竇唯那群人,

互相扶持,煮個麵條就能填飽肚子,

然而做出了中國最棒的搖滾樂,驚豔世界,至今無法超越。

只可惜馬頔和宋冬野的民謠還沒有獲得認可,

但音樂帶給他們的快樂是任何東西都不能替代的。

宋冬野過了一段渾渾噩噩的日子,經常一睜眼已經是下午三點,

有時候都已經沒有了時間概念。

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,對方自稱是摩登天空,

那個簽約過萬曉利的唱片公司。

摩登天空是國內規模最大的獨立音樂公司,

簽約了新褲子、果味VC這樣老牌的優質樂隊,

還有一系列民謠、搖滾歌手、樂隊,同時還成功推出了草莓音樂節。

對于獨立音樂人來說,摩登天空就是神一般的存在,

宋冬野的第一反應就是,騙子,而且是個懂行的騙子。

掛上電話後,宋冬野趕緊查了一下這個座機號,

果然來自于摩登天空,于是他便屁顛屁顛得去赴約了,

對方非常痛快,直接將簽約合同給了他,

經過一段時間的蟄伏後,他成為了摩登天空的簽約歌手。

此前宋冬野已經寫過不少歌,但還沒有發過專輯,

2012年簽約後不久,摩登天空便幫他發行了單曲《董小姐》,

12月又將這首歌放進了公司合輯《摩登天空7》中。

這張專輯中的歌手有唱紅了《我在人民廣場吃炸雞》的阿肆,

還有在《樂隊的夏天》中大放異彩的海龜先生,

宋冬野的《董小姐》是第一首歌。

這張專輯發行後,這首歌並沒有紅,

甚至有歌迷評價說,《董小姐》在整張專輯裡大概排倒數第二。

但宋冬野看到這樣的評價依舊非常高興,

他的歌終于被更多的人聽到了。

僅僅半年之後,宋冬野就見識到了流量的力量,

《董小姐》被快男選手左立唱火了,這首歌徹底紅了,

人人都在哼唱,都在尋找這位董小姐,想聽聽背後的愛情故事。

宋冬野這個胖子開始出現在大家面前,

他的原唱版本繼續走紅,更加溫柔動人。

隨後宋冬野又被扒出更多的優質民謠《安省橋》《斑馬,斑馬》,

他的歌每一首都旋律簡單,歌詞孤獨有點滄桑,

每首歌都像一個故事,像是抽過很多煙才唱出的旋律,

很多人從他的歌裡聽到了自己的情懷。

那首《安省橋》寫的就是宋冬野長大的地方,他和奶奶的回憶,

可惜那裡已經拆遷了,多年都是沒有建設的廢墟。

一時間這個叫宋冬野的胖子火了,非但不油膩還顯得很可愛,

他線下的演出場場爆滿,歌迷熱情得找他合影簽名,

就連以前不看好他的媽媽也專門來看他的演出。

宋冬野成了摩登天空最火的藝人,公司幫他發專輯,

安排商演,從食不果腹到盆滿缽滿,這中間不到一年的時間,

宋冬野依舊常常活躍在酒吧,有時登臺獻唱,從不拒絕簽名合影,

但他開上了自己最喜歡的豪車。

一年後,馬頔的《南山南》被好聲音的冠軍張磊唱火了,

那時候趙雷的《成都》也火了,民謠迎來了最好的時代。

馬頔也是摩登天空的簽約歌手,他和宋冬野經常被安排一起演出,

兩人還一起登上訪談節目,麻油葉的感情為他們各自加分不少。

尤其馬頔長相帥氣,自帶北京爺們兒的幽默,十分受歡迎,

在音樂節的演出名單上,宋冬野和馬頔開始排在最前面,

演出順序上,他們開始壓軸。

而宋冬野也找到了自己的董小姐,但並不姓董,而是中戲畢業的趙曉璐,

長得有點像范瑋琪,是個話劇演員,同樣是個文藝女青年,

打扮十分清淡,日常都在做話劇。

趙曉璐有時會在微博上秀恩愛,大贊宋冬野手藝好,

做得一手好菜,宋冬野也誇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姑娘。

2016年2月,宋冬野在朋友的見證下,舉著鑽戒求婚成功,

兩人全都感動到流淚,一起感動還有網友,

胖子終于找到了董小姐,要把野馬牽回家了。

同年七夕,宋冬野和趙曉璐登記結婚,並在微博上官宣。

然而僅僅三個月後,宋冬野就被朝陽群眾舉報,

因為[吸·毒]被抓,而趙曉璐接到通知時毫不知情,一臉錯愕。

後來據宋冬野自己透露,他在兩年前染上[毒·品],

因為聽說[毒·品]可以帶來靈感,沒想到吸上就戒不掉了。

宋冬野[吸·毒]的消息公佈後,給他的事業帶來了致命的打擊,

他從一個才華橫溢的民謠歌手,變成了墮落的油膩胖子,

還有網友扒出了之前他對于[毒·品]的發言。

宋冬野曾說大麻在很多地方是合法的,

但在中國不合法,大家把這件事想得太嚴重了。

這段採訪出現在2014年,剛好是宋冬野[吸·毒]被抓兩年前,

或許那時候他就已經染上了[毒·品]。

宋冬野因為[吸·毒]被拘留十天,

被釋放後第一件事就是坦白經過並道歉,

但依舊不能挽回他的事業,他的歌已經被各種魔改。

網友發揮創作才能,將那些動人的民謠全都改成了諷刺歌曲,

嘲諷這個因[吸·毒]事業一落千丈的胖子,

從13年走紅,到16年萬人嘲,這中間不過三年時間。

好在宋冬野的董小姐不離不棄,鼓勵他繼續創作,

但我國向來對于[吸·毒]藝人採取零容忍態度,

所以[吸·毒]之後的宋冬野幾乎沒有折騰出任何水花。

他一共發了三首歌《郭源潮》《空港區》《知道》,

參加過三次音樂會,其中一場是專場,一場在國外,

去聽他唱歌的大概都是死忠歌迷。

宋冬野的歌依舊保持著不錯的水準,依舊動人真誠,

《郭源潮》還獲得臺灣金曲獎最佳作詞人獎。

在這個內地音樂人極少獲獎,含金量又很高的華語音樂頒獎禮上,

宋冬野並沒有前去領獎,公司也沒有做任何宣傳,

以至于很多人都不知道。

宋冬野也幾乎不再公開露面,唯一一次出席偶像萬曉利的專輯發佈會,

也悄悄躲在了角落裡,沒有發言。

在2019年摩登天空的年報上,宋冬野依舊是公司音樂播放量最高的歌手,

一人獨佔8億次播放量,第二名則是馬頔,

而他的播放量則是斷崖式的2.35億。

宋冬野大概還是摩登天空最賺錢的歌手之一,

如今卻成為過去式,這個名字也逐漸被歌迷忘記,

因為[吸·毒]他不能再獲得原諒,也不應該成為暴利商品。

樂壇太多歌手打著尋求靈感的旗號,[吸·毒]找刺激,

不管有什麼樣的代表作,有怎樣的才華,結局都是一樣的。

但願宋冬野真的戒毒並且反省,

用音樂治癒自己,有安省橋的回憶,有董小姐也有草原。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