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二十張「清朝末年的老照片」,帶你去看那時人們的「真實生活百態」

二十張「清朝末年的老照片」,帶你去看那時人們的「真實生活百態」
2021/08/11
2021/08/11

以下這些照片都是 清朝末期社會 的真實場景,一起去看下當時人們的生活狀態。

照片中的男子拿著一把摺扇,從他的穿著打扮來看,家境應該還不錯。女子的妝容很精緻,長相甜美,最惹人注目的應該是她的腳了。兩人相擁而坐,臉上都露出了發自內心的喜悅笑容。在那個男尊女卑的時期,這樣舉動的照片還真不多見。

一名穿著衣衫襤褸的女子呈捲曲狀躺在地上,由於連續多日沒有進食,氣色非常差的她已經是奄奄一息了,再也沒有力氣站起來的他在等待著最後時刻的到來。清朝時期的大災年份,弱者的生存機會比強者要小得多。婦女和兒童相對于男性來說,身體機能要差很多。

一個犯人戴著一副像三腳架一樣的刑具。他頭髮散亂,兩隻手和兩隻腳都被綁在刑具上,可以說說是動彈不得。不得不說清朝在製作刑具方面真是人才輩出,這麼機巧的刑具都被發明了出來。照理說這個姿勢是相當的難受,但這名犯人似乎習以為常,臉上竟然還露出了藐視的微笑,真是讓人很不解。

照片中穿著華麗、正襟危坐的兩位婦女都是縣太爺的太太,面對鏡頭時她們表情截然不同,年紀稍長的那位嘴角露出了微笑,有種皮笑肉不笑的感覺,年輕一點的那位好像有什麼心事,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。她們穿的衣服都是寬袍大袖,絲毫看不出人的身形。

在人來人往的街頭鬧市,一名表情落寞的男子坐在街頭一角的地板上,由於偷了人家的東西,他被強制戴上了枷鎖進行示眾。他的左腳踝處被一根鐵鎖套住,以防止逃跑。他戴的是木枷,三四十斤重,枷鎖上貼著一些紙條,其中一張上面寫著「半月滿日釋」,大概也就是要關半個月的意思,不算太久。

三名頭上裹著頭巾、穿著粗布棉衣的小姑娘表情憂傷地看著鏡頭。讓她們快樂不起來的原因或許有很多,裹小腳就是其中的一個。照片中可以看到,由於常年的要裹小腳,她們的腿已經站不直了。裹小腳又稱纏足,就是活生生把人的腳擠壓變形,成為又尖又小的「三寸金蓮」,這種做法對女性身體傷害很大。

照片中總共三個人,一位雍容華貴的胖夫人,她穿著華麗,打扮精緻,穿金戴銀。坐在一把太師椅上,顯得高貴典雅。中間是一個小孩子,虎頭虎腦的模樣,很是可愛。從他的穿著和長相來看,有可能是那位胖婦人的兒子。站在後面的是一位年輕的小婦人。她的穿著相對樸實得多。

坐在正中間的是一對小夫妻,從相貌上來看,他們還是挺有夫妻相的。那個時候能夠花錢請人照相的,一般都算是大戶人家了。這對小夫妻這次拍照的主要原因是他們的小孩已經一周歲了。照片中可以看到,他們的娃兒戴著個虎頭帽,很是可愛。在他們的旁邊還有一些看熱鬧的左鄰右舍。

照片中是一對沿路乞討的母子。男子一副飽經風霜的臉,他雙目失明,身材瘦弱。正手持著竹杖,步履蹣跚地一步一步向前走去。老母親因為已經上了年紀,腿腳不方便,已走不動道了,於是兒子把白髮蒼蒼的老母親綁在自己的後背上,不管多苦多難,他都不會拋棄母親。母親則為他指引著前進的道路。

一名身材消瘦的男子看起來好像手無縛雞之力,他吃力地端著一把當時清軍剛配備的雙腳架機槍,也就是「麥德森」輕機槍,不過當時我們更習慣稱之為「輕機快炮」。麥德森機槍是一戰戰場上曾被廣泛應用的一種武器。但這把槍的設計師並非叫麥德森,該槍的設計者是尤裡烏斯拉斯姆森與希歐多爾蘇爾。

照片中的情景是兩位年輕的男女正在拍結婚照。他們是滿族人,面對鏡頭時,小倆口不約而同地雙眼緊閉,不願多看對方一眼,一副老死不相往來的模樣。可能是因為選擇的不是自己理想的伴侶,只不過父母之命不敢違抗,所以眼不見為淨,連拍結婚照時都不想看到對方!

照片中或坐或站著十位肌肉發達的男士。他們面貌醜陋,一副兇神惡煞的樣子。看起來像是一群專門等在這裡收過路財的山賊。事實上他們是一群捕虎人。這些獵人的身後的小屋不是用來居住的,而是一個捕捉老虎的陷阱, 這些捕虎人提前將老虎喜歡吃的東西做成誘餌放入屋內,等有老虎進去覓食就會掉落到裡面的陷阱裡。

一對年輕的小夫妻坐在院子裡的圈椅上,他們盛裝打扮,都穿上了平時最好的衣服。男的長的五官端正、儀錶堂堂,就是表情嚴肅了些。女的長的端莊秀麗,一副賢妻良母的模樣。根據原黑白照片旁邊的注解,他們是福建漳浦的一戶農家,屬於佘族。男主人的名字叫做金穗,很樸實的名字,代表著豐收的含義。

一名穿戴精緻的女子坐在自家幽靜的後花園中,她雙手優雅的交叉放在膝蓋上,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,一副溫婉端莊的模樣,一看就是位大家閨秀。在當時,這些一般都是大戶人家才有的物件。從這名女子稚嫩的臉龐來看,這時的她也就是十來歲的年紀,這張精心拍攝的照片將是她以後美好的回憶。

是晚清時期一戶人家的全家福。這一大家子總十四口人,坐在正中間的是老太爺和老太太,他們穿著的衣服十分乾淨整潔。前面還坐著的另外一位年紀較輕、面容姣好的婦人,有可能是這對老夫婦的兒媳婦。她的旁邊站著一位身材壯實的婦人,手上戴著鐲子,耳朵上戴著耳釘。

照片中是祖孫三代人,坐在凳子上的是婆婆,她把自己搗騰得很乾淨俐落。她嘴角露出一絲讓人不易察覺的笑意,眼神瞟向一邊。大有給你個眼神,自己去體會的感覺。站著的是兒媳,她穿著考究,上襖下裙。頭上戴著銀飾。手裡抱著戴著個虎頭帽的寶貝兒子。仔細看,她額頭上的胎記都遺傳給兒子了。

照片左側叉腰而立的是上海公共租界巡捕房警長,他穿著一身乾淨的衣服,皮鞋是擦的鋥光瓦亮,很是引人注目。面對鏡頭時,他露出了趾高氣揚、不可一世的得意表情。右側是兩名拷在一起的中國百姓。也就是洋人警長眼中的「嫌疑犯」。他們穿著破舊的棉襖和鞋子。其中一位「嫌犯」脖子上還掛著胸牌,上面寫著:周毛毛和一串數字。

三位姨太太打扮的妝容精緻,穿著料子很好的衣服。面對鏡頭時,她們用力地擠出一絲淡淡的笑容。左邊那位姨太太長著個瓜子臉,手裡拿著把摺扇,一副溫婉端莊的模樣。中間那位姨太太坐姿端正,姿態得體。看起來是個賢妻良母。右邊那位姨太太最惹人注目,因為她一隻眼睛大,一隻眼睛小。

一位穿著寬大衣服的女子騎著一頭小毛驢,毛驢的兩側掛著兩個大竹簍,其中一個竹簍裡坐著這名女子的小孩。她們母女倆正準備騎著毛驢去趕集。清朝的女子大都有裹小腳,出門遠行非常的吃力。而毛驢個頭矮小,性格溫順,很適合女性騎乘。

這名男子因為犯了重罪,被戴著一套看起來很是奇特的鐐銬,他的右手拿著一根又粗又重的鐵棍,鐵棍的兩端連著兩條鐵鎖,一條鎖住他的脖子,另一條鎖著他的腳。鎖鏈不是很長,這名犯人不得不一直微微弓著背伸著脖子,這樣長時間下來,真的是很受罪。但這名犯人表情淡定,目光如炬,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的人。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