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男人如果想和你發展正經關係,會給你這2樣東西,而不是暗示!

草莓酱 2021/10/23 檢舉 我要評論
 

給自己一份好心情,讓世界對著你微笑;給別人一份好心情,讓生活對我們微笑,好心情是人生的財富,讓好心情與我們時時相伴。

 

01.導讀

《愛情心理學》中說:

「世界各地的女性認為戀愛可以給生活帶來很多快樂和興奮。對于那些已經處于戀愛關係中的女性來說,可能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考慮這樣的問題:和自己的另一半在一起,是否是正確的選擇?是不是有什麼事情還沒有考慮到?是否重新選擇?」

沒錯,有時候,我們女人在擇偶的時候,總會有些患得患失,不知道自己碰到的這個男人是否是自己的Mr.right。尤其有一些是離過一次婚的女人,就更會緊張焦慮了,比如下面的這一個案例中的讀者。

02.案例

老師您好,我曾經是一名已婚女性,後來因為夫妻不和,離婚了,我三年前調到新單位,遇到了我的主管領導。

他是一個非常聰明上進且雷厲風行的男人,我倆有好多的共同之處,且工作上配合得也是非常默契,這麼說吧,我對他很崇拜,也能感覺到他對我的欣賞。

我很漂亮,這毋庸置疑,不過性格有些內向,這份矜持應該說他也是喜歡的吧,但是我卻也感覺到了,可能是因為我的不夠主動,所以導致他在喜歡我的同時,又保持了克制!

他是一個已婚男人,這一點我一開始並不知道,知道之後,我已經深陷情網不能自拔了,這時候他讓我等待,讓我相信他,于是我就等,但是一個不小心,我們之間的一個短信被他的妻子發現了,他妻子大鬧一場,結果他就冷了我一段時間,但是事後,我們都感覺放不下這段感情,所以又背著他的妻子和以前一樣來往了,然後我們又開心了一段時間。

可是從那以後,我們的關係就開始忽冷忽熱了,我對他特別粘的時候,他偶爾會冷我幾天,然後我生氣了,他就又會主動再和我聯繫,會說自己再也不會遇到像我對他那麼好的女人了,可我談到他離婚我們再婚的時候,他又說,不想讓我為難,讓我在時機未到的時候,不要操之過急,讓我把這份感情放到心底。

我不知道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,你說他不愛我吧,也會在言語上暗示他對我的喜歡,你說他愛我吧,他又不馬上離婚,後來我就和他鬧,最後,他還是沒法立刻離婚,只是把我的工作調動到了一個更好的公司裡去了,收入也增加了不少,現在我們見面的時候,他看我的表情也是滿滿的愛意,但還是說讓我等,我也不算什麼都沒有得到。

他這個人呢!從他的言語中,我覺得他還算是一個不錯的男人吧,因為他後來和我說,他覺得老婆是有恩于他,所以他做不到狠下心來離,但是他也捨不得我,于是我就還是一直等。

可是最近,我無意中發現了,他們單位又新來了一個挺漂亮的員工,他看她的眼神也挺特別的,這我就納悶了,他既然喜歡我,為什麼還會對別人動情呢?難道就這麼一段時間,我們不在一個公司了,他就移情別戀了?

老師,他還愛我嗎?會為我離婚嗎?他天生就是一個花心的人嗎?為什麼我對他的感情有增無減,他卻就這樣把我放下了呢?

03.總結

以前我寫過很多篇文章,都是在告誡我們女人,碰什麼都不要碰已婚男人,可是咱們很多女性讀者都不聽,也許有些人總是覺得自己有可以仰仗的資本吧,比如這位讀者,覺得自己漂亮。

可是漂亮不是稀缺資本,你有你的漂亮,別的美女有別的漂亮,你再漂亮也是一種漂亮,對于花心的男人來說,他要的不是漂亮,而是新鮮感,所以當你的漂亮對他來說膩了的時候,另一種漂亮就吸引住了他的眼球。

你說他是不是一個花心的男人,這還用說嗎?當然是,這個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是花心的,但是,有些男人能自控,有些不能,有些男人有資本花心,有些男人沒資本花心,所以你由著他花,他也花不到哪裡去。

我們女人都想選擇那種有資本的,但是卻恰恰忘記了還要選擇那種有自控力的。如果你不服,你可能會說,很多成功男人在這個方面都不是太自控的,但是我就是想要選擇這樣的一個成功男人來愛,我不想跟著沒資本的窮男人瞎混不行嗎?行啊,那你得看看他符不符合這些基本條件,如果符合,你嘗試一把也未嘗不可,正所謂「富貴險中求」,再婚,想找個高富帥做老公,也無可厚非。

那麼作為女人,我們心裡一定要清楚:想和你發展正經關係的男人,不會只給暗示,而是會給你這兩樣東西,別不信。

第一,他會給你真愛你的行動。

「我愛你」是情侶之間很容易說出的三個字,情侶在柔情蜜意的時候,很容易脫口而出,這是愛嗎?是的,可是這種愛往往只是一種激情,很快就會褪去,它需要用行動做保障,才可能讓這份激情落實到實處。對于你來說,這唯一的行動就是「離婚娶你」,沒有這個行動,一切都是枉然。

你要看清楚了,他不離婚就是因為他不願意離婚,不是因為他沒法離婚,這個世界上的大部分事情都是「事在人為」,只要他想做,不會做不成,除非他不想做,所以他給你再多的言語溫存,給你再多的美好承諾,你就聽聽就好,重要的是他有沒有真的為你離婚,然後再娶你。

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