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「東方美人」朱琳:28歲嫁初戀,攜手41年,69歲沒孩子也幸福

草莓酱 2021/10/28

娛樂江湖,風起雲湧,試問誰主沈浮?號令天下,坐看潮起潮落,大家好,我是草莓醬,每天都會在這裏和大家分享你想要的娛樂大餐喔~

倒退二十多年,朱琳從未想過自己長大後會當演員。

1952年,朱琳出生于北京一個知識份子家庭。

父親是北京理工大學的教授,母親在衛生部研究所擔任醫生。

在這樣的家庭中成長,朱琳從小就受到了知識的薰陶。

她雖然從小也喜歡唱歌跳舞,而且還學會了彈鋼琴,

卻從未想過長大後會去做一名演員。

朱琳小時候崇拜的是愛因斯坦和居里夫人,

她立志要做的是科學家或者工程師。

不過在17歲那年,她卻陰差陽錯地進入了北京通訊兵文工團。

在文工團,每天蹦蹦跳跳的生活,朱琳並不太適應。

但這樣的生活,還是一直伴隨了她的整個青春期。

23歲那年,有人突然找到了朱琳。

他拿著一本小說《海島女民兵》,讓朱琳把其中的一個段落讀出來。

朱琳讀了一遍,這人告訴她,之後去北京電影廠報導,那裡在選演員。

一聽說自己有可能要拍電影,朱琳當場就猶豫了。

思來想去之後,她並沒有按照約定的時間去報導。

因為那個時候的朱琳覺得,自己的形象和女民兵相差十萬八千里。

電影《海島女民兵》其後上映。

其中一個11歲的女民兵,就是後來知名的小品演員蔡明。

雖然錯過了這次出演的機會,不過朱琳並沒有什麼遺憾。

第二年,部隊裡的宣傳隊解散。

朱琳也被分配到了中國醫學院研究所。

在單位,她成了一名化學分析師。

這份工作朱琳十分喜歡,每天不必再外出,安靜地學習和研究。

她平靜地在研究所度過了四五年的時間。

28歲那年,朱琳邂逅了自己的丈夫,也是她的初戀,兩個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。

彼時的朱琳如果繼續在研究所工作,

那麼今後的人生,也會像父母那樣做一輩子的學問。

不過上天偏偏向把她的人生軌跡撥到演員的方向。

朱琳結婚不久,一個新的導演又找到研究所了。

電影《叛國者》正在籌拍,其中有一個女角色,是一個知識份子的形象。

在北京的一個招待所,導演讓朱琳試戲。

內容是表演一段在火車上織毛衣的情景。

當時和她搭戲的是一個男演員,朱琳在一旁拿著毛線和針。

朱琳之前沒有學過織毛衣,不過以前經常看到母親織毛衣。

于是開始拍攝的時候,她只是照葫蘆畫瓢,

手上只是模仿著做了幾個簡單的動作。

她還在忐忑表演的是否妥帖,導演就說通過了。

于是,朱琳跟著導演和劇組奔赴雲南的原始森林。

她原本以為,拍戲也沒什麼難的。

可誰曾想到第一場戲,就直接給她來了個下馬威。

那段劇情是,朱琳在原始森林,需要喊一個人。

按照臺詞的設定,開始拍攝後,她喊出了牛老師。

但剛喊了一遍,導演就讓停機了,他很不滿意。

這是在原始森林裡,沒吃飯嗎,大點聲喊。

朱琳明白自己聲音是小了,于是她按照導演的要求,提高了嗓門。

可惜還是不行,導演還是說她聲音小。

朱琳想了想,再拍的時候,她自我發揮一通,還加上了一個攏音的手勢。

誰知導演直接發飆了。

喊停之後給她說了一大段的戲。

攏音的手勢在舞臺表演上很常見,而且也算是常規的動作。

可這是在野外拍戲,而且還是在原始森林裡,

你得設身處地想想真實的環境是什麼吧。

周圍都是森林,你攏音喊,這一點都不真實。

沒辦法,聽著導演一遍又一遍地數落,

朱琳也只能一遍又一遍更正自己。

牛老師就這三個字,拍了好多遍才算通過。

也就是從第一場戲開始,朱琳才明白,原來拍戲也不是想象的那麼簡單。

劇組後來輾轉多地拍攝,朱琳也都一直跟著行動。

那時候沒有片酬的概念,劇組裡的演員,都是專業電影廠或者其他文工團的。

拿的也都是各自單位開的工資。

朱琳是劇組裡唯一一個非專業演員。

她自然也沒有工資,劇組只負責她日常的吃飯、住宿和差旅費用。

她這算是從本單位借調,所以在拍戲的九個月時間,

朱琳每個月也能從原單位拿到工資。

拍完自己的處女作品後,朱琳的內心對表演開始出現了一絲憧憬。

于是,她萌生了到電影學院去進修的想法。

恰好北京電影學院開設了一個培訓班,

朱琳拿定主意,參加了兩輪考試,最終成功考上。

業餘班不同于專科班,原本四年的課程,濃縮成了短短半年。

而且,和其他的學生不一樣,業餘班上課也只是在學校臨時的平房裡。

朱琳每天去得都很早,但平房往往還鎖著。

于是,她經常從窗戶鑽進教室。

她的這一舉動,經常把同學趙寶剛以及李成儒等人看得目瞪口呆。

半年之後,朱琳所在的業餘班結業,正好趕上專科班的導演系學生畢業。

彼時,田壯壯和張藝謀這些學生娃子,搗鼓的畢業作品是黑白電影《小院》。

朱琳,被他們叫去飾演影片中的女主角桑桑。

這部學生作品,全程都是在北京的一處四合院裡拍攝的。

當時,電影拍攝都還是用的膠片。

他們作為學生,向學校申請膠片困難重重。

好不容易申請下來,膠片數量還不富裕。

沒辦法,所有的鏡頭只能一次性拍完,這樣才不會浪費。

一次,要拍攝一場女主角的哭戲。

內容是女主角桑桑的丈夫讓她下鄉演出,

桑桑不想去,然後便在家裡哭了。

這戲不難,但是在開拍現場,朱琳卻哭不出來。

可朱琳在鏡頭前,左等右等就是沒眼淚。

她從自己的角度去理解角色,覺得這件事根本不值得一哭。

就這樣等啊等,還是哭不出來。

田壯壯只好把張藝謀等人轟到院子裡,

然後他一個人留在屋裡給朱琳講戲。

整整一個多小時,田壯壯講得嗓子直冒煙,

朱琳才總算有了想哭的感覺,田壯壯又趕緊喊了一嗓子,

等在屋外的張藝謀等人,這才沖進來把機器弄好,總算把這段戲給拍出來了。

這部學生作品在當年,還成了東京電影節的參展作品。

同學們各奔東西,朱琳也該回原單位上班了。

那個時候的大學生分配工作,不過她因為是業餘班,按照規定是不分配的。

就在此時,峨眉電影廠的一個導演來北京選角色,

碰巧看到了朱琳此前的一些表演劇照。

導演看中了朱琳,想把她借調到峨眉電影廠。

誰知報告遞交給了朱琳的原單位,研究所這次卻不幹了。

這兩年,朱琳不是在外面拍戲,就是去電影學院進修,

原單位的工作一直是時斷時續的狀態,單位領導覺得她這是「不務正業」。

所以這次乾脆拒絕了對方的借調報告。

單位領導也說的很直接,若朱琳真的想一直拍戲,就直接調走吧。

導演聽了當然高興,立刻又向上級申請朱琳的調離。

峨眉電影廠批准了,這意味著朱琳將辭去原來的工作,正式成為一名演員。

但卻同時出現了一個新的問題。

她的戶口也將從北京遷到峨眉電影廠所在地四川。

朱琳的母親有些不樂意。

父親表示了支持,他告訴女兒,不管做什麼,一定要做好。

就這樣,年屆三十的朱琳,從北京調到了四川的峨眉電影廠。

彼時,一部反映南方農村的電影《鄉音》正在籌拍,

朱琳也被邀請去試戲。

不過試來試去,導演告訴她不合適。

她不是那種農村女性的形象。

于是,回到峨眉電影廠的朱琳,在1982年開始拍攝另一部電影。

《遠離人群的地方》,這算是朱琳成為正式的演員後,拍攝的第一部作品。

在劇中,朱琳扮演知識份子的形象。

導演對她的要求非常嚴格,有的戲,十幾遍甚至幾十遍的拍攝。

正是這種打磨,朱琳慢慢適應了這種節奏。

而且從這部電影開始,她也適應了扮演知識份子女性的這一形象。

此後幾年,無論是扮演軍人,還是扮演家庭女性,

朱琳飾演的形象,基本都是同一種類型。

因此,在接連拍攝了四五部電影之後,

圈內開始對她的表演有了一定的討論。

尤其是影視行業內的專業人士,

從本色出演還是性格出演的角度,對朱琳的演繹進行了完整的闡釋。

很多業內人士認為,朱琳的表演其實是一種本色出演。

說的直白一點,她沒有在詮釋別的性格形象,她在劇中只是在飾演自己。

這意味著,她今後的戲路會越走越窄,有些戲她根本演不來。

評價一出,朱琳也感受到了壓力。

她回過頭去想想,自己這幾年,拍攝的角色確實都是千篇一律的。

有了外界的壓力後,朱琳也想嘗試著改變自己。

而改變的機會,正是《西遊記》女兒國王這個角色。

那是1985年,導演楊潔把《西遊記》的主角都聚攏齊了。

其餘每一集的角色,也得慢慢去尋找。

她從電影雜誌的封面以及其他劇照中看到了朱琳,

朱琳身上流露出的那種古典女性之美,讓楊潔一下子就看中了。

彼時,朱琳的同學李成儒在《西遊記》劇組中擔任一個小製片。

說白了,就是一個跑腿打雜的活兒。

楊潔給了李成儒任務,去把你同學找來。

李成儒敲開了朱琳家的門,聽到是出演《西遊記》裡的角色,

朱琳想都沒想就答應了。

在蘇州和杭州兩地拍攝外景的時候,劇組的周圍有無數的圍觀群眾。

由于隔的太遠,大家還以為這是賈寶玉和林黛玉出場了。

相比于此前短髮的現代女性形象,

劇中的朱琳穿上了古裝,同時也留起了長髮。

尤其是女王和唐僧夜晚共處一室的那場戲,

在拍攝的過程中,她和唐僧的扮演者徐少華都非常的緊張。

八十年代的人還比較保守,而且朱琳拍攝這場戲的戲服,

也相對的暴露,無論是演員還是周圍的工作人員,內心都十分緊張。

觀眾其後在劇中看起來,兩個人是含情脈脈,

不過在拍攝現場,朱琳不但十分的拘束,而且還一直出汗。

而且在開始之後,她和徐少華一旦對視,

兩個人就忍不住想笑。

導演楊潔在一旁也看得無可奈何。

勉強拍了幾遍之後,也就這樣通過了。

誰曾想到,這段《西遊記》中唯一表現唐僧人性的演繹,

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朱琳從此無論走到哪裡,都成了「女兒國王」。

這一角色的成功,也讓她擺脫了此前只飾演知識份子的刻板印象。

在此之後,從無論是電影還是電視劇,

朱琳在螢幕上塑造了一個又一個的形象。

但外界對她印象最深的,還是女兒國國王這個角色。

以至于在22年之後,還能因為這一角色而鬧出緋聞和爭議。

2006年,有媒體爆料,說朱琳一直沒有結婚,

就是在等待「取經歸來」的禦弟哥哥徐少華。

這一傳聞在當年引起的轟動,不亞于某汪一直上不了某浪的熱搜榜。

關鍵是,外界還相信該媒體的爆料了。

以至于丈夫出門,不管是朋友還是認識他的人,都會調侃他。

丈夫想生氣,不過又覺得很可樂,

老婆要是未婚單戀,那自己二十多年來的身份又是什麼呢?

朱琳卻笑著安慰丈夫,她並不打算回應此事。

不過,還是有媒體在當時找到了朱琳。

一番電話採訪後,對方又錯解了朱琳的意思,

于是報紙上便又出現,朱琳曾經離過婚。

可事實上,從八十年代結婚後,她和丈夫一直生活的挺好。

只是,兩個人至今沒有要孩子。

西遊記拍攝完之後,朱琳一直活躍在螢幕上。

她拍攝了不少影視劇,但都沒有能超越「女兒國國王」這個角色。

或許是因為太深入人心,所以導致戲路變窄。

時至今日,提起朱琳,不少人第一印象依舊是「女兒國國王」。

2013年,朱琳拍攝了一部電視劇《遍地陽光》,便銷聲匿跡了。

和電影結緣四十多年,她飾演了無數個不同形象的角色。

留在世人心頭的,始終是那個「女兒國國王」。

好了,本期的分享就到這裏啦,歡迎大家在評論區留言哦~如果您喜歡草莓醬的分享,就請動動小手點贊、分享或者收藏吧,感謝支持!喜歡我記得關註我哦,我們下期見!

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
用戶評論